贵州百灵 新冠:苗药治新冠?火速删文的贵州百灵不“灵”了,背后实控人盖酒店、造飞机玩脱了?

疫情以来, “神药”从不缺席!双黄连热炒开头,一夜尽贩,并未掀起太大浪花。不过,随后的连花清瘟横空出世,专家背书,以岭药业股价一度翻了近三倍,靠几条虫子发家的吴以岭院士身价大涨。

这个故事来得太及时,康美药业的神话坍塌后,囊中羞涩的中药企业们嗷嗷待哺,这一下子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苗药治新冠?火速删文的贵州百灵不“灵”了,背后实控人盖酒店、造飞机玩脱了?


很快,治咳嗽的药也能治新冠肺炎了,不过,这次贵州百灵不一定灵!

从工业大麻、口罩到“神药”,蹭蹭蹭,贵州百灵从不缺席

5月25日,贵州百灵在官网、官方微信发表文章称,旗下两款独家苗药——咳速停糖浆和咳清胶囊对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治疗有效。

苗药治新冠?火速删文的贵州百灵不“灵”了,背后实控人盖酒店、造飞机玩脱了?

消息发布后,贵州百灵股价连续走高,5月25日大涨6.43%,盘中涨幅一度高达8.13%,26日、27日又分别上涨1.37%、2.25%。三个交易日累计涨幅逾10%。

在蹭热点的路上,孙宇晨的祖传一百万从不缺席,而贵州百灵也不遑多让。

早在2019年初,工业大麻点燃市场,一片大麻股涌现,涨得飞起。眼看着别人吃肉,不甘寂寞的贵州百灵也忍不住来一波。

2019年5月24日,贵州百灵宣布与黑龙江汉荣汉麻生物、哈尔滨市医学科学研究院签订合作协议,开展工业大麻的研发与加工。有点尴尬的是,当时大麻热过头了,市场有点不感冒。

更尴尬的是,贵州百灵2019年年报中披露,受疫情影响,工业大麻的项目暂停了。你懂得,要说“神药”,新冠疫情才是公司们万能的药。

这还没完,疫情来了,口罩成为紧俏品。4月份,贵州百灵又宣布子公司云植药业取得一次性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的《医疗器械注册证》,生产线启动后,可日产口罩5万个。之后没有了下文,市场也不给面子,股价继续一路向下。

蹭来蹭去,费尽心思,贵州百灵的一番苦心奈何总是付之流水。

这次,宣布两款苗药对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有效,很快引发了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关注,等待贵州百灵的是进一步的核查。

5月26日起,贵州百灵官网无法打开,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已经删除。

5月28日,贵州百灵结束“三连阳”,股价开盘大跌5.28%,盘中跌幅一度超6%。

举债几百万买下破产的药厂,投百万打响“深山苗药”的牌子

说到贵州百灵,最为熟知的还是那一段出自深山的广告,“苗族草药,咳嗽停”,登上央视的经典广告,让贵州百灵在电视机刚刚兴起的年代里家喻户晓,快速崛起。

贵州百灵

公开资料显示,贵州百灵是一家集苗药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上市公司,旗下银丹心脑通软胶囊、小儿柴桂退热颗粒、强力枇杷露、黄连上清片、牛黄解毒片、一清颗粒等36个品种54个批文入选《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素有“苗药第一股”之称。

小财女至今还记得“感冒啦,吃贵州百灵维C 银翘片啊”的广告语,不小心暴露了年龄!

不过,说到贵州百灵,不得不提其董事长姜伟,贵州百灵从一个濒临破产的药厂到发展壮大的关键人物。

苗药治新冠?火速删文的贵州百灵不“灵”了,背后实控人盖酒店、造飞机玩脱了?

1978年,高考恢复了,在贵州安顺不满17岁的姜伟借此考上了大学。

从贵州中医药大学药学专业毕业后,姜伟在公立医院做药剂师。做了6年多药剂师后,姜伟毅然下海,成为一名医药个体户,做药材中间商赚差价,中西医来者不拒。摸爬滚打几年后,赚了第一桶金,不过,他也被一家企业撕毁合同,扫地出门。

1996年,他大肆举债750万元,以1500万元的总价买断了濒临倒闭的国有药厂——安顺制药厂,这也是贵州省制药工业首例国有企业转让改制,轰动一时。

此后,姜伟大刀阔斧改革,大力开发苗药。两年后,姜伟就投放近百万打响了电视广告。到2003年,安顺制药更名为贵州百灵制药有限公司,销售收入破亿。

2007年,姜伟组建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公司,并出任董事长。

2010年,姜伟率贵州百灵成功登陆A股市场。十几年前那个濒临倒闭的国营药厂,实现了华丽转身。

2012年,姜伟拍板以一个亿买下杨国顺“苗族杨家”的祖传秘方,彻底奠定了贵州百灵作为全国最大的苗药研制生产企业的地位。

围棋、赛车、盖酒店、造飞机,缺钱的首富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超20亿

说起贵州企业家,大家更为熟悉的是华为任正非,老干妈的陶华碧,不过,常年霸占贵州首富宝座的却是贵州百灵集团的姜伟。

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单中,姜伟以165亿身家位居全国第189位,蝉联贵州首富,此后其个人资产大幅缩水,到2020年2月,姜伟家族财富依然高达90亿。

不过,首富最近却摊上了很多“麻烦事”。

今年3月,原贵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化妆品注册管理处处长罗志受贿案二审曝光罗志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个人单独受贿181.6万元。